【石台文苑】胡双球 | 母亲的泪水-最新动态-石台县仙寓镇大山村古徽道客栈

今天是2020年05月26日 星期二,欢迎光临本站

最新动态

【石台文苑】胡双球 | 母亲的泪水

作者:管理员  发布于:2017-08-22  浏览次数:

    每当看到孩子们骑着小小的自行车或小三轮,像快乐的小鸟,自由自在地在操场上玩耍,就不由得想起我七岁那年的一件事,说起来心中仍有一股深深的愧疚之情在徜徉。

    农历十月的一天,湛蓝的天空飘着几片白云,风和日丽。吃过早饭,我和几个伙伴一道去后山放牛。临出门,妈妈叮嘱我不要骑牛,弄不好会从牛背上摔下来的。我嘴里答应:“是!”心里却想:“又不是没骑过牛,甭操心了”。一过门前,我就轻松地跨到了牛背上,手中握着根细细地竹赶牛鞭,乐呵呵地来到了一片栗树林。栗树的叶子落光了,静悄悄的,光秃秃的枝丫自然地向四周伸展着。偶尔看见一两只松鼠在树枝间蹦来跳去。穿过栗树林,迎面就是座山坡,坡上青青的竹叶,嫩绿的毛草,立即把这群饥饿的牛吸引了过去,牛儿们津津有味地嚼起来。

    这时,伙伴孬子哥喊道:“牛在这儿吃草,不会跑的。哥几个,到下面栗树林里找板栗吃去!这时的栗子干瘪了,特别甜,很好吃的。听他这么一说,大伙儿一呼百应,争先恐后钻进栗树林。

    下午两点来钟,我们回到放牛的地方一看,嘿!牛肚子也填得圆鼓鼓的,便一人砍了一小捆柴,横放在牛背上往家走。我走在最前面,用手中的细竹鞭,使劲地在牛屁股上抽,嘴里大声嚷道:“驾、驾!”牛被抽痛了,扬起四蹄猛跑。坐在牛背上的我不知有多开心……

当牛跑到栗树林中的一条六七米深,两旁生长着荆棘的沟边,我突然被一根伸向路中间的牵藤刺拦腰拖住,呼牛停下,可它仍一股劲儿往前冲,就一下子掉在沟沿上一棵横长着的小树杆上,弱小的树杆根本承受不住我的重量,被连根拔起,跟着我往下一沉,又落到一根手指粗的葛藤上,被葛藤一弹,翻了个跟头朝下栽去,后来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   等醒来,只见几个伙伴扶着我坐在沟底,眼睛直冒金星,看太阳一会儿红,一会儿蓝,豆大汗珠从额头上往下滑。大伙儿抿着嘴唇不吭声,只是在我头上弄着什么。大约过了十来分钟,才从胆大的孬子哥有一句没一句的话里知道,我掉到沟底时,脑袋撞碎了一块比碗口还大的粉红石片,细小的石片溅满头顶,大家正给我一片一片地往外取,鲜血流到颈上、背上。孬子哥又说:“好险哪!要是再摔过来一尺(沟中间),头正落在这块青红石岩上,那就完了!”

    回到家,我顶着昏昏沉沉的头,坐在火炉旁幻想着母亲的种种反应,要是妈妈知道我不听话,骑牛摔了,肯定免不了一顿好打,就连忙拿了哥哥的帽子轻轻扣在头上。

     傍晚,妈妈从地里回来,见我呆呆地坐在火炉旁一动不动,不像往常一放牛回来就蹦蹦跳跳地去找她,疑心我是不是生病了,连忙问:“小毛(我的乳名),你怎么了?”我赶紧说:“妈,没什么”。妈妈不相信,伸手来摸我的额头,却不小心碰到了帽子沿。“啊!”我忍不住一声大叫,想捂住嘴已经没用了。这时,我一直放心不下的孬子哥来了,他看到我惊慌失措的眼神,知道事情瞒不住了,就将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,并请求妈妈连他一起责罚。我想,这下糟了,一定要挨骂了。

    可等了许久,却听不到妈妈的声音。我抬眼一看,晶莹的泪水早已浸满了妈妈的眼眶。妈走到我跟前,小心翼翼地摘下我的帽子一看,泪水便止不住地掉下来,滴滴落在我的身上,哽哽咽咽地说:“看,这头皮中还有碎石呢”。一边说,一边又取出几小块。当妈妈看到我衣领、背上的内衣被血染红了许多,更伤心了:“你身体这么差,又失了这么多血,怎么受得了啊!”说着,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,又一次涌出来。“要是你爸爸在世(我三岁父亲去世)……不会让你这么小的孩子放牛”。妈妈一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蛋,一边泣不成声地说。

    看到妈妈痛苦的面容,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话语,我再也忍不住了,“哇”的一声扑到妈妈的怀里,后悔没把妈妈的叮嘱记在心上,觉得自己真没用,惹妈妈这么伤心。经过妈妈的精心调理,十多天后我才恢复健康。

    事情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,我总想向妈妈认错,求得她的宽恕,抚平她心灵的创伤,可是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却始终不敢开口,怕又触及妈妈心中的那个伤口,只得默默地尽自己的能力,让妈妈的晚年生活过得好些,愉快些。

      五年前,妈妈平静地走了,积压在我胸中的愧疚随着泪水尽情地流了一回,身为人师的我,深深地感悟到:母爱最伟大,对子女最无私!现已临近妈妈的祭日,我倍加怀念她。妈妈,您在九泉之下好好地安息吧!如果有来生,我还做您的儿子!

上一篇:【池州日报】石台管好驻村干部助推精准扶贫

下一篇:“世上只有妈妈好”,没妈的孩子真的像根草,在风雨中飘摇!(大演柏山走访纪实)